现在的位置:首页  /  云计算培训   /   云计算行业新闻

云计算的2018年:开源、多云、微服务和智能化

来源: 砍柴网
发布时间: 2018年12月30日
分享到:
2018 年,区块链(Blockchain)在技术圈的风头一时无两,连此前大红大紫的人工智能(AI)都稍逊风骚,云计算圈则奋十年之余烈,完善产品,深耕行业,让越来越多的行业客户接受和实施云计算。回顾这一年的云计算发展,我们很容易发现影响至少未来三年的四大关键词:开源、多云、微服务、智能化。
 
开源——云基础服务的优选
 
10 月底 IBM 宣布 340 亿美元收购 Redhat 的消息,绝对是云计算领域不可忽略的谈资,圈里人震惊之余,却又觉得理所当然——Redhat 是目前全球最成功的开源解决方案供应商,投资了 KVM、SolidICE、RHEL、OpenStack、OpenShift、Ansible、Ceph、GlusterFS 等对云计算应用极为重要的技术。微软 Azure 已经大量使用开源技术了,IBM 收购 Redhat 强化云计算竞争力,与竞争对手展开竞争,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 
在 IBM 收购 Redhat 之前,开源作为现代企业基石的作用早已彰显,作为数字经济这种新一代社会经济形态的基础设施,云计算的长远发展离不开开源技术、开放标准,因为没有任何一家企业的聪明才智能够媲美全球聪明人的智慧,背靠社区,开放平台容易做得更好,也不会因为单个团队的变化而失去与时俱进的能力。
 
开源平台也曾面临是否自主可控的争议,但其实开源意味着企业可以审查每一行代码,对于企业用户而言,开源平台更加可控。当然,这需要企业具备一定的源码分析能力。
 
所以,开源也成为华为云、腾讯云、网易云等诸多云计算厂商的选择。比如网易云,在基础平台层面,从底层基础设施、微服务、数据库到中间件,全面采用了主流开源技术构建,并基于其内部业务支撑和行业客户服务进行针对性的定制优化工作,例如 OpenStack 支持单集群 5000 物理节点。
 
多云——客户真实场景的需求
 
在 11 月底的 re:Invent 2018 大会上,AWS 发布了 Outposts 产品(允许部署在客户自己的数据中心),宣告进入私有云市场。这意味着,曾经声称公有云才是云计算的大佬,已经向现实妥协了——客户即便愿意全面采用公有云,也可能面临有异构系统、网络延迟等方面的挑战。在此之前,AWS 产品已经支持 VMware 私有云和 AWS 公有云的对接。如果说VMware Cloud on AWS 只是兼容历史,那么 Outposts 更多的是开拓私有云(或者说混合云)的未来。
 
Outposts 基于 AWS 自有硬件,由 AWS 安装、部署、运维,可以运行 AWS 公有云上的服务(据说目前是 EC2、ECS,后续会有 RDS),不过无法提供公有云的 SLA (服务等级协议),业内人士评论认为这种产品形式“不性感”,然而合乎企业应用场景的需求。
 
无独有偶,微软自家的 Azure Stack 混合云方案也真正走向落地,希望用与 Azure 一致的用户体验、开发接口、运维流程铲平复杂的交付障碍。而一向求稳、曾对私有云市场兴趣不大的网易云,也在 7 月底的云创大会上发布了基于 OpenStack 的瀚海私有云产品。除了网易云标志性的强调服务能力(与 Kubernetes 容器、微服务功能整合),该产品的一大特色,就是在支持无缝接入网易云公有云之外,同时还支持接入其他主流公有云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网易云同期发布的轻舟微服务产品,在服务治理层面也是采用了基础设施无关的设计:
 
支持多种负载类型:容器、虚拟机、物理机支持跨多云平台:私有云、各厂商公有云、混合云
 
曾经坚定的公有云厂商(不只是 AWS)改变态度,这些迹象表明,客户对云计算产品的需求是多元化的,未来的三到五年,一定是一个多云时代,IBM 收购 Redhat 的意图之一,也是构建更加完善的多云解决方案。当然,多云时代也意味着开源开放是多么重要,否则云间无法互联互通,就不能叫做云计算了。
 
微服务——加速数字化转型的利器
 
关注云计算的人士知道,技术圈此前鼓吹的“容器元年”、“微服务元年”,响应更多只是互联网企业,在很多场景下,传统企业客户实施容器化、微服务化的动力并没有那么强烈。但这一年,微服务真的来了。一方面,Kubernetes 在去年确立了容器编排标准的地位,微服务化的基础设施已经更为成熟;另一方面,企业面临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挑战,而微服务化可迭代适应需求的变化、可重用、可组合的特征,可以帮助企业提升创新的速度。
 
2018 年下半年是互联网领域普遍收缩的一年,寒冬让企业的技术创新、苦练内功变得尤为重要。招商银行早在一年多之前推出 APP6.0 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微服务化,在由 137 个相对独立的微服务构成的大系统之上,提供了 1035 个功能,每周发布 40 次左右,峰值处理能力达 1.5 万次/秒。
 
如果说银行业代表较高的信息化水平,那么物流行业的例子更有代表性。德邦快递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它不仅宣布每年在数字化方面投入 5 亿元,更采用网易云轻舟微服务实现其智能物流系统的微服务化。德邦还建立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,在支持弹性伸缩适应电商发展速度之外,加速各种新技术与业务的融合。项目从需求到肩负周期缩短40%,上线部署时间节省80%,帮助公司发力大件快递,在行业中杀出一条血路。当然,在这个行业,顺丰也进行了微服务的探索。
 
智能化——产业互联网的未来
 
“产业互联网”成为这一年的时髦词之一,始于腾讯公司的架构调整。所谓产业互联网,侧重的是产业的互联,人口红利结束,To C 市场达到天花板迫使巨头转向布局 To B,以精细化运营替代粗放式发展。以电商为例,前端的体验不仅仅依赖于电商平台的设计,更需要智能化的后端供应链。通过大数据、电商与制造业的结合,实现由消费者需求指导产品设计,由互联网技术提升制造与品控,将是“产业互联网”的一种有效尝试。
 
对整个供应链来说,互联是手段,智能才是目的。所以BAT 互联网三巨头先后的架构调整,都从组织上强化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结合。智能化,一是基础设施的智能化,二是流程的智能化。基础设施的智能化,比如通过微服务实现智能化运维(AIOps)。流程的智能化需要平台和应用的支持,可以利用物联网(IoT)技术收集数据,用 AI 处理,例如,吉利汽车研究院与网易云合作,基于工业大数据平台实现模型自动化调度运行,使用算法优化工艺参数,缩短新车研发周期。
 
其他——边缘计算与去中心化
 
结合 IoT 技术的应用,解决网络延迟的一种解决方案是边缘计算(Edge Computing),各大云厂商都对这个方向表示认可,OpenStack 基金会也已经把目光投向 StarlingX 等边缘计算相关的项目。边缘计算确实值得期待,但其成熟应用似乎依赖于边缘设备及 5G 技术的成熟。
 
来自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理念也值得关注。宕机事件曾是云计算领域谈之色变的话题,由于服务商技术的成熟及客户水平的提升,这一年云计算宕机的影响并不突出,然而宕机事件并未绝迹,且仍然由国内外的巨头领衔。异常、故障是规模的天敌,智能化运维固然可以提升反应速度、降低损失,但短期之内仍然无法避免事故发生。去中心化的设计是目前最低限度降低云计算事故影响的方案,当然去中心化也意味着低效,如何权衡,仍然需要在实践中摸索。短期之内,云计算产品形态可能不会因此有明显的变化。